走过一生的路,是谁举着爱你的大旗 - 北京赛车微信群
我爱情书网,为你推荐最感人的情书

走过一生的路,是谁举着爱你的大旗

来源:北京赛车微信群 时间:2018-03-27 16:08:35 责编: 人气:

序言

印度佛教论书《中观论》阐发“八不缘起”和“实相涅盘”的大乘中观学说。卷首的“八不偈”:“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认为真正的缘起法,是既要看到无自性(空),又要看到假名(有),假名与空相互联系,即所谓“中观”。

本文的故事就是在这一说法下存在的,本是一段无妄之存在,于情理之中,与法纪之外的感情,人们会时不时的认为是孽缘,然而在佛家看来这是“实相”。不管是相非相,都成了空不能再空的了,当这段故事被人们知道时,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故事中的人也许不存在了,也许在这人的生活中,我们是不能解放的,只有我们作为旁观者闲情看待的时候,才有了抒发感想的空地而一泻千里的吐出为人之困惑。

我不管这相思引出的是谩骂还是同情,都无足轻重了,因为我只是一个作者,我怀揣着对于人性的一种尊重在起始这原原本本。不为有人哭,也不为有人笑。没想过要给谁看,但这必然要给人看的,是一个故事,却是两个人的图景,没想过会惊天地泣鬼神,自然就不怕魑魅魍魉的嘲讽了。故事不一定就是事实,这世间本来就是“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需要强调的是主人公已死,作者本人在替亡人书写未亡人之情由。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12世纪已经过去了几十年,现代化的发展改变了一切,一切的宏伟都展示在了人们的面前。在西北的一个小县城里,人们肩负着繁荣,活在当下。

时间中最简单的时刻,那就是人们熟睡的黑夜了。当所有的梦靥全面笼罩下来的时候,也只是注定它本身就是一个梦。当所有的梦,单独来到一个人的黑夜中去的时候,它是否依旧是一个梦那。

一位老年妇女睡在老伴身边。

黑夜还未离去,白天还不会再来,他们的睡眠会突然中断,然后又拼命的睡着。老年人总会半夜醒来又半夜睡着,也许在他们还年轻的时候,他们会在无数个夜晚从睡梦中惊醒,发掘着对方的美丽,刺探着彼此的幸福,雨迹云踪的弥漫在一块。可现在他们老了,他们的睡眠简单而又简短,在很多夜晚醒来,回忆中属于自己的故事,在睡梦中找寻久违的构想。

“自离别后,敛镇眉峰”这句话想起在老妇人的耳边,多么熟悉啊。到底是谁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妇人想不起来,在记忆深处她觉得有那么一个人是那样的熟悉,她感觉她的周围云雾笼罩,她要去,她要走过这眼前的云雾去寻找她想不起来的那个人去。

40多年前,在她的工作单位来了几个新调拨过来的干部,年纪轻轻,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她并不会注意这些新来的干部,一切都平平淡淡的。

如果“归云一去无踪迹”,也就没有了“何处是前期?”的问询。后来单位上进行了人员调整,她成了一名包村干部,和故事的主人公成了工作伙伴,只是他们分工不同,所以见面的次数多,经历的事情少。断断续续的接触,最后也只是混到了面熟罢了。在下对工作中经常会遇到乱像的群众,这些人在抵制共产主义伟大目标实现工程中体现出来的脑残比脑袋不健全的动物更显示出低等动物的本性。

她习惯了,生气但是习惯,看的看,放得下,在她眼里,这草野之地,这匪寇流乡是穷极无聊的。而他却在这同样的地方尽心的忙碌着,只为工作而焦灼,她不知道他的眼中这世界是怎么样的,这眼前的乱象又是怎么样的,她不会去想,因为她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一切关系似乎停留在“不来亦不出”。而人的本质是一切关系的总和。这句话曾经是某省公务员考试的一道选择题,很多人都不明白人的本质是什么,大家都探索人是什么东西,却道不明白人的本质关系,就好像人们都追求爱情,却不明白爱情的本质是什么。

而她不愿用心去想人的本质是什么,也不愿去想爱的本质是什么。这什么和什么都是一种麻烦,所以思考这些麻烦最大的成绩就是假如在自己要参加考取公务员的时候,会出现这样脑残的试题,自己得到那2分成绩罢了,别的都没有什么意思。而她和他也就在没有多想的情况下,淡淡的一块工作了很长时间。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而芳心是事可可的意思是自己的心无所谓的状态。有很多次他都会开玩笑说喜欢她怎么怎么的,她都放心无事可可的过去了,而玩笑的最大局限性就是玩笑当场,过了玩笑的时机,就会成为一句空话而已,可是,终于有一天他以一篇文章,算是一份告白信,拉开了认真地序幕,故事要从这里上映,走入观众眼里,直击她的芳心。

他没有期望因为一篇文章而得到一个女子,这是很荒唐的,就像当年的陈阿娇,陈皇后失宠于汉武帝而聘请一代文豪司马相如为自己写一篇文章而重博武帝回心转意一样,结果是文坛乃至历史上空留一篇《长门赋》却不见宫门人,一篇文章的作用是不会发生根本效果的,但是他还是认真地写了一篇文章,但是对于她来说她情愿将自己抛向九霄云端,不坠红尘之中,也不期望会有一份画面般的爱情在自己身上发生,正如《红楼梦》中贾宝玉讲的那样:“女子出嫁前为珍珠,嫁人后便失去光芒成了死珠,再老便与污浊男子同流,成为死鱼眼了。”她怕自己成了死珠或者死鱼眼。

在她的生命历程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无疑就是遇到真心爱自己的人相爱,哪怕什么都可以没有,她不敢想象自己遇到一位不能真心对自己的人,生活在她眼里会是什么样的。那样灵魂就不在了,贾宝玉与林黛玉相爱成了一本书的灵魂。《红楼梦》中宝、黛不但要求婚姻自主,而且在恋爱中背离了传统社会的人生之道。他们在反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后导致了两人的悲剧结局。

在这偌大的一部经典巨着中现在要找寻他们自己的影子,抛开那些富贵温柔乡,抛开那些功名利禄愁,剩下的就是属于他们的“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寞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也因此上演绎出他们的辛酸苦楚,难道他和她奈何无地的《人间蒸发》真的要证明开辟鸿蒙,谁为情种。还是要药证明“只为风月情浓。”鲁迅在(《集外集拾遗补编·〈绛洞花主〉小引》)中这样说道:《红楼梦》千人所看,百人所想都是不一样的,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证明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

惟憎人者,幸灾乐祸,于一生中,得小欢喜少有罣碍。然而憎人却不过是爱人者的败亡的逃路,与宝玉之终于出家,同一小器。她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在她看来,凡是能说能写者都是不能信任的,假如要相信一个人,该是多少年。《人间四月天》金岳霖用一生未娶证明了自己对于林徽因的真爱,而她不需要别人为自己付出多长时间,一句话就是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有一种爱叫柏拉图式的爱,说白了就是精神恋爱,这得依靠精神上的触动来维系。这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爱,这是哲学家的爱。她不知道哲学是一个怎么样的范畴,竟然延伸到了两人情爱的地方来。她也不会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像柏拉图的爱人一样,要经历、接受一份长达四十年的精神压力,心就像一条线,会拉着对方的心在驰骋,在飞翔,而她却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原来一直在他心上牵着。

她和他真的没有快速的发展起来,他们也一直联系着,就这样过去了2年,2年后他的工作有了变动,回到了他之前来这个单位的原单位去了,他要走了,在他要走之前他托人留给了她一张纸条,她收到纸条的时候,他已经走了,虽然走的很不远,但是这一走,实际上已经很远了,她打开纸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自别离后,敛镇眉峰“。这是什么意思,她曾经告诉她自己语文学的不好,虽然是谦虚,但是她真的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即使语文学的好的人,也大概是说不准意思的,她开始讨厌他了,为什么不能最后留一句意思简单明白的话,为什么要这样麻烦的让她去查阅这句话的意思。回到梦中此刻她终于找到了梦中的这个声音是谁发出的。后来她查找了下这句话是宋代一位词人写给自己思念人的一句,说的是自从和你分别后,我思念不已,收缩眉头,愁思不断。他觉得自己要失去这个很爱很爱的女子。自此后没有人能再和她相比了,就如同曹雪芹死,《红楼梦》就只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了。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这是泪的海洋,这是海洋的泪。

后来,这一后来,时间过了不知道多少年,他们走散了,本不该这样的,《西厢记》说的好“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他们谁都没有说出一个怨字。她后来找了一个人,简单的结婚了,后来她怀孕了,这一切发生他是不会不知道的,他曾给自己来过短信说他不能阻挡一种客观要发生的结果。

他开玩笑的说:“孩子要是他的多好。”可她的孩子是自己和她老公的。孩子和他没有一点关系,她几次想问他现在是什么状况可最后都没有问,大概是觉得一切都会客观发生的,何必要问那,慢慢的,他们就不怎么联系了,自己的老公对自己还好,这一平静如水的生活当要省去作者数万字来勾勒虚拟的故事了。

反正,很久很久以后,她真的成了为人妇为人母了。她失去了他的消息,他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淡出了她的世界。这个曾给了她月亮之情的人,走的时候,带走了她的满天星斗。她心里曾经真的思念过他,她忘记了了她思念了多少次,她也不知道他哭过多少次。有一次她听到了一首歌,是西游记中的一个插曲《就这样走》。

就这样走

就这样走

让人心儿凉透

凉透

只说是一路同行天长地久

却何必情断意绝不回头

一片痴心

生死与共同携手

到如今

满腹苦水

欲吐还休

就这样走

就这样走

今日才知离愁

离愁

最难忘共尝甘苦情真意厚

纵然是风来雨去也同舟

往事悠悠

总是不堪再回首

到如今

又恨又悔

欲说还休

她不知道他曾经用这个做过手机铃声,这巧合的就是宿命。也是诅咒。如同隋唐英雄里,当年秦叔宝和罗成在互相交对方武艺,都说是毫不保留,秦叔宝说,若违背誓言,就吐血而死,罗成说若背誓言,万箭穿心。结果,秦叔宝保留了一招“杀手锏”,罗成保留了“回马枪”最后两人都诅咒成功了,罗成被万箭穿心,秦叔宝,吐血身亡。如今这歌声嘹亮的如同一把刀子插进了她的心中。她想起了他原来离开单位是多么的不舍,知道她结婚生子是多么的痛苦可是多少年来她都不知道这些。如今“情思昏昏眼倦开,单枕侧,梦魂飞入楚阳台。”早没有了当年“月明才上柳梢头,(却早)人约黄昏后。”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里和《神雕侠侣》出现过《四张机》,说的是瑛姑和周伯通相恋的事金庸借用了其中的《四张机》来说明周伯通与瑛姑的孽缘。

既然是缘,那么总会有机会见面的,她相信,他也相信。如今到了她两鬓成霜,素颜成稿之际,她终于挣脱自己心中的顾忌,要找一下当年的他的时候,她终于迈出了步子,可最后还是没有见上一面,真的是滑稽搞笑,也真的是人间幽魂在,就在她梦到那句话的时候,在世界的另一端,他去世了,享年65岁,从相识到相别整整跨越了40年时间,没有更长,没有更短,40年时间只为证明了一句承诺,十年之后,在中国文坛出版了一篇小说,题目叫《四十年无悔》,作者就是他,故事最后的序言是他写的,他写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当他完成了承诺,心里反而空虚了许多,自己的生命邹然要停下来一样,他的心瞬间枯萎了,最后作者说自己四十年犹如一座码头,一处港湾,没有等到当年的她,但是他知道她是幸福飞,所以自己四十年无悔。

当世人皆为之虚拟的文章感叹的时候,她知道这是真的一个故事,她垂流满面,她想去看看他,在孙子子女的陪同下,她根据他的家庭住址联系到了他生前长兄的一脉亲人,而她能看到的也只是长满了高高的艾草的坟堆,在这里他和他们先亡人在一起成了一个大家庭,而他作为了一代人中最优秀的人在这里将得一世安逸……,如今她折下他身上的一把艾草,真的是“执一苇之所知,凌万顷之茫然。”若艾草有情,是否会告诉他们两个“假如有来生,会信我吗”此刻,眼中流血,心内成灰。

她让自己的子孙在别处等她,而自己在这里坐了很久,她闭上眼睛,她想留住一梦相伴日月长,可人生苦短,梦已经不再来了。她多想哭一下,可发不出声来,只是留着泪,似乎,她曾看到过他眼中的泪为何如今流进了自己的眼眶,又流出来了,这泪到底是谁的苦,谁的痛。

假如生命可以重演,此生有你真好。